9月7号,凌晨2点多,万籁俱寂的时刻,杭州某酒店前台小汪正如常值班,突然电话铃响了,那头的客人非常紧张,说道:“我听到隔壁房间有人喊救命!”

  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喊救命?小汪吓了一跳,赶紧和保安一起赶到事发房间外,侧耳细听,似乎并没有声响,小汪不放心,再仔细听了一下,发现房间里有撕扯胶带的细微声音。

  这又是什么情况?小汪回到前台,思来想去觉得不放心,还是通知了值班经理,值班经理觉得事有蹊跷,便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
  民警迅速赶到现场,敲门后一个中年女子前来开门,一开门可不得了,只听到有个中年男子声嘶力竭的在喊“救命!”

  民警进入房间一看,看到一个满身血迹的男子,只穿着背心裤衩,手脚都被透明胶带捆绑得严严实实,嘴部也缠着好几道胶带,正是他在呼救!

  (新闻配图)

  现场除了刚刚开门的女子,还站着另外两名男子,其中一名男子举起手指,上面鲜血淋漓,他指着被绑住的男子叫道:“他咬断了我的手指!”现场情形太过混乱,民警决定把几个人都带回所里问问情况。

  这究竟是什么回事呢?

  原来,开门的中年女子阿花和被绑住的男子阿琛曾经是一对夫妻,但是在2005年已经离婚,历经数次民事裁判,财产也已分割完毕。但阿花不服气,她认为阿琛撒谎欺骗了法院,谋取了本应属于自己的财产,故多次单独或者带人上门找阿琛,要求其归还自己的财产。

  阿琛当然不愿意,他认为法院判决已经生效,就应当依照判决办事。

  于是这一纠葛就是十几年,即使阿琛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,阿花也仍然固执的认为阿琛是个骗子,去他的住处、单位、小孩学校附近到处发传单、贴标语,阿琛光是名誉权纠纷就起诉了阿花好几次,法院都判决阿花败诉,但阿花仍然我行我素,以致阿琛一见到阿花就报警,并拉黑了她全部的联系方式。

  这次阿花得知阿琛要带两人的儿子到杭州来玩,觉得这正是个好时候,准备到杭州来堵阿琛。

  为了让阿琛老老实实在财产协议上签字,她带上了胶带和剪刀等工具,还叫上了朋友阿平,阿平又叫上了朋友阿宇,几人连夜驱车从上海赶到了杭州,以送药为名让儿子打开了房门。

  那最后这一片混乱又是怎么造成的呢?

  阿琛原本睡得好好的,突然被人叫醒,睁眼一看骚扰了他十几年的前妻带着两个男子站在床头,他一阵紧张,就想张口呼救。

  阿宇见他呼救,就伸手去捂他的嘴。阿琛情急之下,张嘴狠狠咬下,阿宇的指尖被这一口瞬间咬断,血如泉涌。

  阿花和阿宇都很生气,打了阿琛几下,阿花又从包里掏出胶带和剪刀,让阿宇和阿平按住阿琛的手脚,用胶带将他捆得严严实实,然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协议,要求阿琛在协议上签字。

  阿琛实在无奈,又怕对方伤害自己,就在协议上签了字。这一阵响动惊动了隔壁的客人,然后就有了本文开头的故事。

  无论是何种经济纠纷,都不能以非法的手段去实现目的。阿花、阿平和阿宇以捆绑、殴打等手段非法控制他人人身,其行为已经构成非法拘禁罪。

  在这种非法拘禁人身的情况下签订的协议,在民事上也属于无效合同,没有任何法律效力。

  而阿宇虽然是其中受伤最重的人,但他半夜潜入阿琛住处,企图控制阿琛人身时遭到阿琛反抗,此种遭受的伤害系出自被害人的正当防卫,其也只能自食苦果。

  目前,阿花、阿平和阿宇均已被上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批准逮捕。

  记者 孙毓 通讯员 尚检